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库>武侠修真>建造狂魔> 第842章 葛老板夜巡手套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42章 葛老板夜巡手套厂(1 / 1)

天成商会有三个总部。

一个位于运河开发区,主要负责中大型企业业务,包括拼团投资、拼团生产、辅助创业、企划指导、商会内部资金拆借。

一个位于枣市新城,主要负责微小型企业业务,包括拼团投资、辅助创业、个体户合伙人、税务相关帮助、连接中大型企业业务。

最后一个位于尼奥布拉斯,主要负责海外跨国集团业务,功能比较复杂,可跨国投资,可跨国贷款,可定点开车……

此开车非彼开车,而是大伙跟随葛大老板进军某区域市场,大杀特杀,或者进军某类股市、某类期货市场,收割就跑。

如今国际会员众多,比如霍顿财团、巴特菲俱乐部、法國雅高、南棒子KS、泰妹AS、台省塑胶、南洋农业、正大国际……

以凝聚力而言,国际商会最团结,因为大伙得罪不少超级财团,不抱团十有八九被弄死。

其次是枣市天成商会。

零散户,要么购买天成门头店,要么租赁天成商铺,要么接受天成资助,可以形容为天成这颗大树上的叶子,天成亡,叶子枯,而叶子枯,还有其它叶子在,对天成没什么影响。

最后则是运河开发区天成商会。

中大型企业主要跟随天成产业链扩张,许多老板本身就有资金和资源,加入商会是为了寻找新商机,如果没有商机,自然不会跟天成四处得罪其它地区的企业,说不定哪天就退群了。

对此,葛小天并不在意。

天成商会不可能吸收华夏所有企业,否则就是垄断。

而他在乎的是,为按照天成标准制定的45个工业大类,铺设的领头羊企业。

每个大类一套产业链,每个产业链包含两百个企业,每个企业又有数套生产体系,从原材料供应、半成品加工,到成品加工、产品运输、终端销售,一应俱全。

如此,哪怕天成被北美针对,也能依靠自身'苟'的资源,按部就班的带动亚区发展三年。

到时候,一路向西工程完善,亚区共荣,欧亚共荣……

不过,这些从工业革新后,犹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的企业,目前尚处于'幼年期',甚至有些伴随一路向西工程刚刚落地,需要天成对其进行精心'哺育'。

给他们业务,给他们订单,让他们赚钱、成长、壮大……

这就是揍倭岛的主要原因。

南棒子?

一个泡菜,到现在还没消化掉……

太不争气了!

前往运河开发区的飞机上。

葛小天签订一份文件,给北棒子无偿赠送一批医疗物资和电子产品,让对方刺激刺激南棒子……

……………

不多时,天成号直升机空降运河开发区。

早在去年,天成就撤走运河办事处,这也意味着整个项目完全结束。

从汽贸城开始,

运河星月湾、

莲花售楼处改造的家具城、

莲花体育中心、

运河CBD、

运河全民广场、

运河天成广场、

动植物园、

水上娱乐城、

仿制华尔街打造的东山金融街、

仿制硅谷打造的高新产业园、

天成机械、

笔墨纸砚,梅兰竹菊、

小商品市场、

运河无人行道主干线、

祥县枢纽计划拓展轨道、

运河综合码头、

国道北运河小镇、

运河南部民用机场……

以及中间夹杂的索菲特大酒店、天成无名大酒店、太阳纸业展示中心、龙天科技大厦、万事科技大楼、如意纺织产品中心、天成商会、济市大院、济市安全所、济市交通管理、舒大鸿驾校……

这是一座城。

由天成独资独立,亲手建造的新城。

葛小天站在机场中,遥望此景,感慨万千。

这种感受,远比面对锦绣川大学城要强烈无数倍。

因为那是大学城,这边是商业城市,建造那边的时候,天成已经颇有实力,建造这边的时候,天成……还是负资产。

越想,葛小天越感慨。

“我真牛比!”

道十一:“???”

你特么又发啥神经?

旋即,葛小天忽然很是想念少白头,如果没有少白头,天成也不会走得这么顺。

思索着,拨通智能一卡通。

对方很不爽:“干啥?”

“起来尿尿。”

“葛小天,你凌晨两点给我打电话,不,给你领导打电话,还是东山二领导,就这个态度?”

“呵呵,没啥,喝多了,想你了。”

“……”

少白头沉默了足足一分钟,在挂断通讯之前补了句:“多喝点热水。”

葛小天乐呵呵的看着智能一卡通页面,犹豫许久,没敢给老于打电话。

喊对方起来上厕所,万一老于气不过,连夜封了天府集团的工地,他最后还得求对方。

“老板,先去那个生产厂?”

“手套厂。”

四叔跑去做三岔乡二领导,棉花种植交给了开超市的大毛老爹,也就是自家三叔。

三叔在兄弟几个里面没啥大能耐,但对比四叔,在生意上要活络许多。

当然,比不上葛峰同志和二大爷葛顺风,这俩是老油条。

而二叔……跟农七九是一路人,没法做对比。

三叔接管葛家村棉花种植项目后,凭借多年开超市积累的资金,和大毛第一年的年终奖,拿下祥县棉花种植项目,后来贷款,一举成为济市棉花大户,也是如意纺织、锦绣华夏供货商。

但如意纺织、锦绣华夏在其它地区也有分厂,尤其是沙漠小镇成立后,如意纺织与西北农垦军团签订供需协议,基本上用不到东山这边价格略高的棉花。

不过,作为工业大省,祥县、济市也有其它纺织厂、手套厂。

为了消化本地棉花,也为了冲击海外市场,天成商会基于祥县、济市的老纺织厂、老手套厂,以棉花半成品供应为切入点,以设备换股份,以技术追加投资,最终打造出两条受自家控制的棉纺织产业链。

葛小天要查看的便是祥县手套二分厂。

主要生产劳动保护手套、针织罗纹手套、内衬毛绒的棉纱花纹手套,这部分产品全部面向海外市场。

其它种类,比如塑胶、皮革,按照指型划分的五指、连指手套,要么在总厂,要么在三分厂、四分厂,主要内部消化或面向国内市场。

凌晨两点,坐落在国道北侧的二分厂,依旧灯火通明。

葛小天示意安保无需联系厂长,打开大门后,直奔车间。

天成承建施行高强度作业四班到,生产类企业则是施行八小时工作制三班倒,或十小时工作制两班倒,因为有的机器需要养护。

来到1号车间。

二十名身穿白大褂的小姑娘,头戴口罩,踱步在编制设备与自动化仪表之间,或挑线头,或补纱线,或调整数据,或推动存货仓……

车间末端,依稀可以看到两名身穿蓝色工装的小伙子,开着叉车将打包好的劳保手套,装进停在外面的集装箱中。

“累不累?”

由于互相都穿着白大褂,戴着防尘口罩,小姑娘没能认出来者是谁,下意识俩腿一并,昂头挺胸,左手举起,“回领导,不怕苦,不怕累,否则找不到工作抹眼泪。”

面对有点怂,又略带倔强的小姑娘,再听这话,葛小天忍俊不禁,满意赞叹道:“有觉悟!”

旋即再次问道:

“放松,别紧张,多大了?”

“十八。”

“工作多久了?”

“两年了,不过,我去年未满18,只做白班,今年开始,正式轮班。”

“对收入还满意吗?”

“很满意!”

“说心里话。”

“太满意了!”

“一个月能拿多少?”

“六百八。”

葛小天再次点点头,在天成国际控股中,只有天字开头的企业施行两倍薪资待遇。

像这类控股企业,基本上全都按照工时给予普通薪资,等到年底,再按照企业收益给予年薪30%、50%、70%不等的奖金。

如果这位小姑保证全勤,年薪能拿8200,高温、住宿、暖气补助能拿500,重要节日累积下来能拿500,年终奖8200x70%=5720,一年能赚一万四。

02年,这个数已经达到官企普通职工待遇,更何况生产类企业包吃包住,每年还有两次旅游,再加上偶尔抢个葛老板红包……

足可称为高薪阶层。

“你开心吗?”

“???”

小姑娘愣愣神,“有工作,又这么好,我肯定开心。”

“你幸福吗?”

“没有男朋友……”

“年纪轻轻要啥男朋友,影响你纺织速度。”

葛小天示意小姑娘去忙,招呼道十一,“你说,发达国家工厂员工,有这么幸福吗?”

“社会体系不一样,文化思想也不一样,无法对比。但如果让这位小姑娘去发达国家工厂,估计她不会适应那的环境,而如果让发达国家工厂员工来咱工厂……我感觉会激动的想哭。”

“这么说,还是在咱家好。”

“这是咱家,您到外面生产企业瞧瞧,估计就不是这种感受了。并且,最近咱们根据一路向西高速产业园需求,再次招工20万,深区、广区车间工人纷纷北上,现在网上有个流行语,叫'提桶跑路'。”

“……”

在另一个时空,葛小天经常住工地,自然晓得什么叫提桶跑路。

把拖鞋、衣服撑、洗漱用品等等,一股脑塞进水桶里,夏天卷起凉席,冬天卷起被子,拎桶就走……

这时,一名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汉子,以跑百米的速度急速冲来,距离十米远,立正汇报:

“报告,祥县手套厂二分厂,厂长曹振华,请指示。”

“搞这么正式做什么?”

葛小天摆摆手,示意对方上前说话,却又感觉对方有点面熟:“我似乎在公交运营公司见过你?”

“回老板,我以前负责祥县到巨县609路城际文明号,后来新退伍战友增多,按照集团指示,老员工考取管理岗,只是公交运营公司岗位有限,凑巧生产类企业全面扩建,急需管理人员,我就来了。”

“这个制度不错,只是,咱是民企,可不能把军部训练的拿套搬过来。”

“回老板,小姑娘和小伙子们正值爱玩的年龄,外面变化那么大,各种潮流令人目不暇接,如果不施行军事化管理,她们明天就会戴上耳机,听着歌曲操作设备,太危险了。并且,谈情说爱,外出通宵,夜不归宿,直接影响生产效率。”

“人嘛,哪能没有感情。”

“太小了,怎么也要二十岁以后。”

“随你吧。”

葛小天在第二座厂房溜达一圈,“相比以前,有什么好或者不好的地方吗?”

“以前一座厂房需要200台老式编织机,需要两百人操作,还要配备搬运工,清理工,多名维修工。现在全自动化,严格来说每班只需要十名员工,但为了解决就业,方才安排二十名。互相对比,生产效率是以前的五倍,而费用支出……哪怕每班多增加十人,多发点薪资,也比以前减少五分之四,一增一减,收益是以前的七八倍。”

“不好的地方呢?”

“没以前热闹了。”

“哈哈……”

葛小天瞧瞧自动化编织机,“咱这有多少生产车间?”

“总共35座,施行两班倒,每班20人,总计1400名女工,每座配备四名叉车工,总计140名男工,运输交给天成运输,另外配备二十名天卫,二十名安检员,十名电工……”

“你说了我也记不住。”

“……”

“只要运营状态能达到80%以上就好。”

“报告老板,我们全年状态保持在98%以上,是生产企业优秀单位。”

“很不错。”

葛小天鼓掌鼓励。

天成施行'进度条'制度,不止包括工程、科研、种植、养殖,还有生产、运输等等。

进度条分为项目完成度,企业收支状态,企业卫生管理,企业运营状况。

年终按照单项季度平均值,进行奖罚。

“今天我过来,没别的意思,就是……你看,咱每个车间每班多安排十名女工,那么换个思路,二分厂扩建一倍,是不是立马就有熟练员工?”

“是的!”

“扩建之后,每班再多招5名女工,是不是又能扩建一倍?”

“老板,产能暴涨,会影响销量。”

“手套有保质期吗?”

“pvc和pe材质是3年,编制类没有。”

“对嘛,像编制类,一年造出十年产量,后面九年可以做其它的,比如针织袜,针织帽……”

“老板,咱有鞋帽厂,这岂不是抢了他们生意?”

“我只是打个比喻,时代在前行,咱要看市场需求调整产业,说不定以后狗啊猫啊,都要穿上编制衣服和鞋袜呢。”

“???”

“你不懂,按我说的做,哪怕没市场,咱也能在海外创造市场!”

“谨听上级指示!”

“好样的!”

葛小天说着,拿出文件,“咱二分厂主要生产编织类劳保手套,订单来了,十个月内,向倭岛提供五亿富兰克林货物,同时,你再联系总厂、三分厂、四分厂,抽调三亿富兰克林PVC手套,五亿富兰克林乳胶手套,以及九亿富兰克林的医疗手套。”

“这、这么大订单?”

“我啥时候玩过小的?”

“……”

华夏在手套出口量方面,稳居母星第一,但这个数据在以5%~10%的速度,逐年下降,因为工资在涨,材料价格在涨,小型作坊又比不了海外自动化生产模式,导致成本越来越高,售价在国际市场越来越没有优势。

如今天成完成自动化生产,如果大量生产可以长期保存的产品,又有合适的保存仓库,只要企业存续,未来稳赚不赔。

这也是天成产业链暴产能的根本。

而除了手套,还有家居用品、10度以上白酒、蜂蜜、白醋、玉米淀粉……

不过,为了保证各区域均衡发展,这些生产厂并未在祥县扎堆,而是按照航道系统,分部在大江南北。

葛小天一连数天,或暗中走访,或直接空降,或动用'老板眼'摄像头,查看完45个大类产业链,也将此次轰开倭岛市场拿到的订单,分派下去。

与此同时。

10月3号,倭岛忍者联盟向天成提出租赁矿业设备和学习采矿技术的请求。

双方装模作样扯皮许久,最终签订供需协议。

此举在倭岛群众眼中,似乎代表倭岛在与天成商业对抗中取得了胜利,自发组织举国同庆,殊不知有无数倭岛青年即将奔赴矿场,为天成抛热血,洒汗水……

10月4号,华夏第二条沙漠公路建成通车,该条道路横穿'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从南疆和田通往沙漠小镇,最后抵达塔城,沙漠区总长120公里,全线总长600公里,由华夏二建承造。

10月5号,母星第一条沙漠型地效运输线正式开通。

该条航线从阿拉善左旗通往西北,穿越阿拉善右旗、张掖北端,出嘉峪关,过玉门关,然后在阳关附近的敦煌枢纽,分出西北航线,和西南航线,连接北疆和南疆。

北疆以塔城为终点,南疆以沙漠小镇为终点,由乌鲁市天运集团运营。

10月6号,津港、青港、烟城、威城、照城、连云、建福,分别与倭岛北九州、福冈、横滨、名古屋、门司、大阪,开通天成免税海运专线,由远洋集团承揽业务。

该项目中,倭岛在津港、青港等码头设立办事处,与华夏、天成一桶完成检疫工作,免去货物到港检查环节,提升双边贸易效率。

至此,天成进攻倭岛市场的战略,正式进入第二阶段。

也就是……货物倾销。

倭岛肯定要抵抗,但有忍者联盟的网购系统暗中帮助……

倭岛一触即溃。

不过,倭岛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当即把自身卖不出去的货物,转销北美……

北美也考虑到这种情况,聪明的资本家们,又把倭岛货物转销澳洲……

本来这批货物的价格并不高,但在大平洋漂了一圈,长途运输产生高额费用,资本家又想赚钱,经过一系列操作,最终导致澳洲物价蹭蹭的往上涨。

而刚刚抵达澳洲矿场的倭岛有志青年,看到熟悉的产品,和高了N倍的价格……

“哟西,我们的产品,竟然能在这里赚这么多钱!”

干劲更足了。

而是事实上……

陈峰装上一船船贴着倭岛标签的货物,自建福出发,成功抵达澳洲某个偏僻港口,并与很久很久以前,因给墨尔本修地铁惹出矛盾,互相打了一架的长官,热情拥抱在一起。

“发财!”

“Getric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