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库>都市言情>隋末之大夏龙雀>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和新罗女王晚上探讨局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和新罗女王晚上探讨局势(1 / 1)

燕京城,一辆马车缓缓而来,车帘掀起,就露出一个美貌女子的面容来,肌肤雪白,弹指可破,只是凤目中隐隐有一丝威严。

“公主,这里就是燕京城,也是中原大皇帝日后的京师。”毗昙言语之中多有仰慕和敬畏之色,虽然只是一个雏形,甚至连城墙都没有,但宫墙已经显现出来了,高大宏伟,让人望之生畏,新罗的城池根本不能与之相比拟。这已经是毗昙第二次来到中原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从海河河口进入中原的,可是不管是从什么地方来到中原,都能让他感觉到中原的繁华。

眼前的燕京城还没有成为京师,皇帝还没有迁到京师,文武百官也都没有到来,可是这里已经成为一个繁华的地方了,一路行来,笔直的官道,能够容许十二辆马车一起前进。官道两边的商铺一直从码头延续到京师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商旅在官道上行走。

“大皇帝陛下还在草原和突厥人厮杀吗?”金德曼双目中闪烁着光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她只是默默的坐在马车之中。

“是的,公主。不过,想来大夏雄兵百万,击败突厥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毗昙迟疑了一阵,才说道:“不过,臣听说大皇帝陛下的敌人不仅仅是东突厥,还有西突厥的兵马。”

“是吗?”金德曼一阵苦笑,高句丽、百济的兵马实在是太厉害了,新罗并不是对方的对手,渊盖苏文指挥才能不是新罗的将领们可以比拟的,高句丽恐怕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这也是金德曼第二次来到中原的原因,她要请大夏出兵。

只是现在大夏还在对付突厥人,有多余的兵马支援新罗吗?而且新罗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些都是问题,她来的时候,想到自己父亲真平王金白净所说的话,只要能保住新罗国,就算是成为大夏皇帝的嫔妃又能如何?

“大捷,大捷,陛下神勇,击败东西突厥联军四十万。”这个时候,远处有骑兵飞奔而来,一边飞奔,一边大声欢呼道。

“万胜,万胜。”沿途两边的大夏子民们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声音直上云霄,足见大夏子民对李煜的支持。

“四十万?”金毗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惊呼道:“公主,大夏皇帝居然击败了四十万突厥大军,真是太厉害了。”

“是四十万骑兵,大夏皇帝击败了突厥四十万骑兵。”金德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大夏皇帝击败的不仅仅是四十万兵马,准确的来说是四十万骑兵。

“公主,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觐见天子了?”毗昙却是充满着兴奋之色,忍不住说道:“现在大夏皇帝已经击败了突厥人,就意味着大夏可以抽调兵马来支援我们了。”毗昙还是天真了一些,他认为大夏有足够的力量支援新罗,新罗就能反败为胜。

金德曼却是露出一丝苦笑,事情若是如此简单,那一切都好办了,可惜的是,眼前的这位大夏皇帝,显然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就算是奉为宗主国也不能满足对方的胃口,他需要的是新罗国。

“派人去问问,皇帝陛下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直接去找皇帝陛下。”金德曼敲了敲车窗,为了新罗的生存,无论是金德曼,或者是金白净都已经没有选择了。圣骨已经不纯洁又能如何?那是天朝皇帝的血脉,想来新罗国的贵族们也不敢反对。

“毗昙,你说大夏皇帝的血脉在新罗属于什么阶层?圣骨或者是真骨?”金德曼忽然说道。在新罗,实行了一种严苛的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决定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社会等级制度,即骨品制度。朴、金、昔三姓是新罗国最大的贵族,不但可世袭王位,还独占整个官僚体系,拥有无上权力。朴、昔、金三家王族地位最高,称为圣骨,然后就是国中贵族所拥有的真骨、六头品、五头品、四头品等四个等级。

“大皇帝陛下是天朝的皇帝,是我新罗必须仰望的,哪里能算在里面呢?”毗昙摇摇头说道:“真的要说起来,那就是神骨,天朝上国的血脉岂是我们这些小国可以比拟的。”

马车内的金德曼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车里,也不知道此刻在想着什么?而护卫在一边的毗昙脸上还有羡慕之色,若是生活在这个强大的国度,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卢龙塞高大而雄伟,无论是对内,或者是对外,都是如此,当金德曼的马车赶到的时候,在城门处早就有人等候。

“崇文殿行走,礼部员外郎刘洎奉陛下之命,恭候郡主多时了。”刘洎风轻云淡,哪怕是见到金德曼的美貌的时候,仍然是一片冷静。

“臣金德曼见过上官。”金德曼不敢小瞧刘洎,这里不是江都,也不是燕京,而是跟随李煜出征的行营,陪王伴驾的都是天子的亲信大臣。有些时候,这些人一句话可以改变局面,金德曼有志统治新罗,金白净对她寄予厚望。

“郡主可以休息一晚,陛下准备明日召见郡主。”刘洎声音很平静,平静之中带着一丝冷漠,这让金德曼心中一阵冰冷,这位上国官员恐怕不好对付。

“上官,我新罗国正在危机之中,臣想立刻见到陛下,还请上官通融。”金德曼可不想明日见到李煜,明日朝见李煜,那就是公事公办,自己能在朝堂之上,说服李煜吗?金德曼没有这个把握,天朝上国的皇帝岂会那么容易说服的?

刘洎想了想,露出一丝为难来,最后看着金德曼一眼,说道:“也罢,看在郡主漂洋过海,千里来觐见陛下的份上,郡主可以先去驿馆休息,下官再去见陛下,看看晚上能不能安排郡主觐见。”

“多谢上官。”金德曼大喜,晚上觐见的时候,大皇帝身边人员比较少,或许可以说服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