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5.牛大憨憨(1 / 1)

“不要着急,先让我仔细瞧瞧!”

珊娜擦完手,走过来挑起牛二花的下巴,认真的观察着牛二花的面部情况。

良久,珊娜吐了口气,浑身放松下来,拭去额头的细汗,道:“放心,没什么大碍。

以我所见,造成这种情况无非两个缘故,其一便是牛二花这么多年来服用了太多药物,导致体内淤积的杂质过多,所以造成了这次治疗的效果并不完美!”

“至于另一个缘故····”珊娜看向孟黄粱,然后又扭过头对着牛家兄妹道:“也可能是因为压制邪恶诅咒的魔法能量,精纯度太低,导致封固效果不完善,所以促使这些顽固的毒素有了可乘之机!

而我,更加偏向于后者!”

“大人,那可有什么解救的办法?”牛大碗一听珊娜这样说,顿时再度升起了希望。

但是,珊娜只是轻轻的摇摇头,说道:“暂时无解,不过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大概三五天就会恢复原貌,不过之后还是会再次发作!

但是具体到多久一次,还需要后续观察!”

说到这,牛大碗已经明白珊娜的意思了,但是他实在是不想看到妹妹继续遭受这样的折磨,颓废的问道:“大人,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哈!办法倒是有,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珊娜摇摇头,说道:“之前提到的米凯尔的坩埚才是解决这问题的根本,但是这件实体神器又需要大量的队伍积分去换取使用权,以咱们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这届的百强争霸赛,以我们的实力,很难拿到名次!

就算现在就开始准备,疯狂的修行提升实力,也得等到下下次百强争霸赛才能有十成的把握拿下前十的位置!

也就是说,牛二花的病想要得到根除,最起码还得等上二十年!”

珊娜想了想,又继续道:“而且在这期间,还不能有别的队伍换取米凯尔坩埚的使用权,那样的话,我们至少还得等三百年!

毕竟米凯尔的坩埚属于人造神器,使用过后,会有很长一段很长的冷却时间!”

经珊娜这么一说,牛大碗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在他看来,多等一分一秒都算是煎熬。

“哦,差点忘记说了,你们也知道,如今诺星战事连连,想必会有不少权贵都已经遇难,受伤者更是不在少数,其中不乏各种战力可观背景强大的传承者,而虚空军团那些人的能力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所以,身中负面状态的高位者绝不在少数,我有感觉,米凯尔的坩埚绝对会在近期变成一件赤手可热的神器,咱们···恐怕真得等到三百年之后了!

对了,你们牛头氏族的平均寿命是多长时间来着?”

“娜,你至于这么打击人家嘛?”坐在一旁的孟黄粱听不下去了,出言道:“有道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咱已经帮到这个份上了,干脆就把事情漂漂亮亮的做完,你现在说这些···咳咳,我觉得不太合适!”

“哼~那你说怎么办?”珊娜翘起腿,其实她知道牛大碗的保命底牌是什么,她一开始的出发点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这个。

但是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模样,她也是很无奈,阿利斯塔的一个承诺,说实话还是很难搞到手的。

“先给我说说那百强争霸赛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如果是近期的话,我有心帮忙,也实在是无能为力,毕竟我现在才三阶的实力,尽管已经摸到了四阶的门槛,但是想必让我去参加百强争霸还是够呛!”孟黄粱想了想,拿起一块肉丢进嘴里,含糊说道:“如果有个三五年时间用来缓冲的话,我想那时候,我也许能帮忙做点什么!”

牛大碗愣了一下,当即说道:“距离下次百强争霸赛还有七年时间,不过到时候会是在哪个秘境举行,现在还没有消息,历年来,校方只有在最后一年才会公布!”

“选择什么秘境和百强争霸赛有很大的关系吗?”孟黄粱问道。

牛大碗回道:“当然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到时候被选中秘境的进入限制,将会是大赛的制度,你想想,如果该秘境限制百岁以下、十一阶以下···或者直接禁魔,那将直接淘汰一大半的种子选手和学院最顶级的那一批在校生!”

“这不是很好吗?”孟黄粱想了想,道:“这么一来的话,对我们而言,无疑是开了一扇方便之门呐!”

牛大碗笑笑摇头,不再搭话。

赵云上前一步,接替牛大碗说道:“李兄,这样固然是很不错,但是如果将这些可能性换一个角度来看呢?

那时候,只有百岁以上、十一阶以上···的在校生才能参加比赛,咱们这些新人们,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还有这种情况?”孟黄粱面色为难的挠挠后脑勺,掀起一阵金箔头屑。

“那就先不管秘境的问题,咱们先行修炼到十阶巅峰总不会有错···七年的时间,我感觉差不多!”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大家一脸呆滞的望着口出狂言的孟黄粱,只见盖小亚指了指孟黄粱的脑子:“哥哥,你的脑子没有烧坏吧?

七年的时间修行至十阶巅峰的高度,即便是现在的我也不敢说如此大话,你哪来的勇气啊,哥哥?”

赵云此时也是哂笑道:“李兄,这位兄弟说的不错,七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就算某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十阶初段了,但是也并没有很大的信心能在百强赛开始之前修炼到巅峰的高度。

至于什么时候能突破到十一阶,那更加是想都不敢想!”

“敢问赵赵云修行至今,耗费多少时间?”孟黄粱不以为然,只想用事实说话。

“赵某不材,自打某八岁习武,九岁获得传承,至今已有七十个春秋!”

虽然赵云嘴上说着不材,但是脸上的自信却是表现的满满当当。

“哦···真不是我想打击你们,告诉你们吧,我修行至今,差不多一年出头!”孟黄粱乐呵呵笑了两声,伸出食指在几人面前晃了晃。

“什么?”

盖小亚第一个惊掉下巴,再回头看着珊娜,一脸的询问之色。

在他的印象里,作为冕卫家族最出色的魔法师拉克珊娜,无论是在天赋上还是魔法造诣,都远超大多数英雄级人物。

但是作为拉克珊娜“捡来”的哥哥,虽然只是一个真传级的传承英雄,但是这样的修行速度,简直太可怕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孟黄粱实在吹牛哔。

比起还是二阶的珊娜,简直有点不像人样。

“干嘛都看我?”珊娜见一群人将目光对准自己,努努嘴道:“我哥作为新晋英雄的家属,天赋高一点不是很正常嘛?再说了,我哥只是真传英雄而已,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牛大碗闻言,突然小声嘟囔了一句:“俺怎么感觉这话酸酸的呢?”

“你!”珊娜顿时美眸一瞪,指着牛大碗,却尴尬的说不出话来,然后哼了一声,双手一插别过脸,很生气的模样。

毕竟在场就这么几个人,珊娜怎么可能听不见。

只见她一脸尴尬的温色,高声道:“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哥第一次晋级,就因为他去买了几天苦力,敲了两三天的铁锤,莫名其妙就二阶了!

第二次更离谱,跑去按了个摩就三阶了,我能怎么说?”

经珊娜这么证实,在场的人脸色各有不同。

孟黄粱按摩进阶的事情吉米和提洛是听说过的,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孟黄粱那次进阶距离他上次晋级也才过了半年而已,此时听见珊娜的肯定,两人顿时面面相窥,十分不淡定。

盖小亚垂头丧气的拉搭着脑袋,一副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的样子。

赵云则是略显尴尬的摸摸鼻子,方才表现出来的那点傲气,早早收了回去。

同为传承者,晋级难度更大的孟黄粱,修行的速度实在是把他吓到了。

要是让他知道孟黄粱其实也是一位新晋英雄的话,止不准他的世界观怎么奔溃呢。

牛大碗憨憨的笑了两声:“巴适···巴适啊!”

本在孟黄粱说出那一番话经过珊娜验证后,他一开始还是有些羡慕嫉妒恨的,但是等到回过味来转念一想。

嘿!

这小金人愈加强大,不就证明七年后的百强争霸赛愈加有把握吗?

小妹的事情不是希望越大了吗?

“丑牛,傻笑什么呢?”珊娜吼道:“赶紧让你妹妹把口水擦一擦,那是我哥,敢打她主意,你们两个是不是不想混了?”

眼见牛二花眼冒绿光的望着孟黄粱,珊娜真的是气不打一出来。

好啊,老娘给你治病疗毒,费尽功夫让你成为一个成常人,该赚的没赚到,你倒好,现在居然盯上了老娘内定的男人,嘿,我这暴脾气,想死就直接说出来,别憋着,老娘分分钟成全你!

牛大碗回头一看二花闪闪发光的眼睛,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怎么感觉这毒素清除了百分之九十,却反而变得更加吓人了呢?

“小妹,忍一忍,把你的口水收一收!”牛大碗眼见不起效果,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别再看了!天赋再好有什么用?他终究是个瞎子,那可是一级残疾,哥不允许你喜欢他!”

顿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只不过上了头的牛大碗兄妹还没察觉到这点,只见牛二花扭扭捏捏的摆动着身子,然乎动动枯萎开裂的双唇:“嗯····大哥,其实俺觉得这不是挺好吗?你想想,俺丑他瞎,咳咳···绝配啊!

而且李白哥哥这么厉害,以后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人家呢!”

牛大碗一听,仔细琢磨琢磨,嘿,真是嘿!

小妹正是年龄最好的这一阶段,虽然现在容貌上吓人了点,但是那什么···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当哥的都忍不住多看两眼,何况其他人?

再说了,没听见人珊娜说了吗,这只是周期性的,又不是天天都是这副模样,嫁给大人的哥哥,也不算埋汰啊!

正巧现在小妹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别人虽然会在意她短暂的丑陋,但是孟黄粱可是盲僧传人啊,身为一个瞎子,又看不见俺妹是丑是美,把妹妹许配给他,岂不正好?

最重要的是,他可是新晋英雄的哥哥,别管他亲的表的,有这层关系在就行。

哈哈,这可不是所谓的一步登天,攀上了皇亲国戚吗?

不管牛大碗心里怎么算计琢磨,一旁的珊娜可真是快要气炸了,面色阴晴不定,两只秀拳握了又松,松了又握。

时刻都在爆炸的边缘OB。

盖小亚和吉米三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也不管已经呆滞的孟黄粱,就坐在桌上实力划水。

“赵云,麻烦你把这两头混牛给我赶出去!”

珊娜咬牙切齿的说道,看着牛大碗的眼睛都已经快要喷出火来。

赵云尴尬的摸摸鼻子,右手一挥,龙胆亮银枪便出现在手中。

“别算计了傻牛,请把!!”

不等两牛反应过来,只听见两声惨叫。

“啊!”

“呀!”

赵云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何况现在的牛二花也算不上是什么香什么玉。

连着她哥哥牛大碗,统统被赵云直接两抢横扫了出去,只留下一屋子的灰尘和墙上两个甩大的破洞。

“咳咳!”孟黄粱这才回过神:“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滚!”珊娜气不打一出来,直接张口道:“早干嘛去了你!活该你单身一辈子!”

“嘿嘿嘿!”盖小亚听完这,忍不住在一旁幸灾乐祸。

“笑?”珊娜二话不说,直接亮出众星剑:“是你自己滚,还是老娘请你?”

盖小亚面色一僵,连连摆手,然手抱着脑袋缩成一团,脚下一蹬,化作无敌风火轮溜出房间。

赵云一看情势不妙,收起亮银枪,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抱拳道:“大人,这是末将为您准备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下月初八,是蜀洲队队长的交接仪式,希望大人到时候能够赏脸!

今晚酒饱饭足,末将便先行告退!”

“哼···安啦!你且先退吧,下月初八,我会来的!”珊娜见赵云出手利索的将牛大碗兄妹赶了出去,心情顿时好了一点点,面对温文儒雅的赵云,她实在没什么理由恶言相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